<div id="dse8k"><tr id="dse8k"><object id="dse8k"></object></tr></div>
  • <sup id="dse8k"></sup>
    <dl id="dse8k"></dl>
  • <progress id="dse8k"><tr id="dse8k"></tr></progress>

    吳慰祖:追求一種“偷著樂”的幸福

    來源:軍報記者作者:梁蓬飛 陳紅責任編輯:曾禮明
    2018-07-04 20:09

    追求一種“偷著樂”的幸福

    ——記軍委聯合參謀部某研究所研究員、中國工程院院士吳慰祖

    ■本報記者 梁蓬飛 ?通訊員 陳紅 ?

    86歲高齡,中國工程院院士,學科帶頭人,專業技術一級,手握內部出版的4部專著教材、大量學術報告、10余項國防發明專利……對于一名記者來說,面對這樣的采訪對象總會異常興奮,因為他們從來不缺“猛料”、不缺故事。

    軍委聯合參謀部某研究所研究員吳慰祖就是這樣的人。然而,當記者與他面對面時,才意識到這是一次艱難的采訪。“這個涉及秘密”“那個不能說”“你的問題不便回答”……整整3個小時,吳老一句接著一句帶有歉意的婉拒,使人越深入了解這位慈祥的耄耋老者,越覺得陷入了一個大大的謎團。

    在有限的可以公開的資料里,吳慰祖是“枯燥”的:他開辟了我國精細化工軍事應用新的研究領域,使之成為一門與物理、生物、微電子等學科緊密相關,達到國際先進水平的綜合性學科。他先后主持近30個國家和軍隊重點項目科研攻關,取得40多項重大科研成果,獲得國家科技進步二等獎1項,軍隊科技進步一、二、三等獎20余項,產生重大軍事效益。

    常言人生如書,但吳老這本書的精彩卻無法示人。由于所從事工作具極高的保密性,吳慰祖很少有機會站在聚光燈下,這半個多世紀以來一直支撐他不離不棄、奮勇攀登的,是一種“偷著樂”的幸福。

    吳慰祖是新中國培養的第一屆大學生,1950年考入清華大學化學系,后轉入北京大學就讀。1953年畢業后,他懷著“知識報國”的初心攜筆從戎,進入我軍科研院所工作。“板凳要坐十年冷”,他一坐就是65年。

    這注定是一場寂寞漫長的獨行。入伍之初,專業領域國內無人涉足、工作環境條件一窮二白、技術資料儲備一無所有,更要命的是,無人可以輔導、無處能夠進修、無法對外咨詢,按吳慰祖自己的話說,“只能硬著頭皮自己摸索、自己干”。

    沒過多久,在大學里學到的知識就用完了,工作遲遲打不開局面,心急如焚的吳慰祖遭遇了前所未有的本領恐慌。怎么辦?他如饑似渴的到醫學院旁聽,到原子能研究所見學。本專業為他關上了大門,他試圖從別的專業學科汲取知識養分打開一扇窗。

    “凡是創新領域,總要拓荒者刨下第一鋤,后來人才能接續耕種。”吳慰祖回憶當年的自己,經常陷入“山窮水盡疑無路”的困苦,那種困苦足以讓一般人感到絕望,但他從來沒有停止前行,因為走著走著就會“柳暗花明又一村”的“小確幸”,瞬間讓他干勁十足。

    吳慰祖說,這是一種“偷著樂”的幸福。當一項科研攻關取得重要進展,當一項科研成果投入使用并且發揮了重大效益,心里總是樂滋滋的,很有成就感,但又不便與人分享,只能自己一個人暗自高興、獨自享受。也就是每每此時,他才開始發覺,自己身為軍隊科研人員的日常工作是那么重要,與國家、民族的前途命運聯系得如此緊密。

    “待到山花爛漫時,她在叢中笑。”這是吳慰祖摯愛的詩句,他說這很能代表他的心境:學術科研成果不能寫成論文發表,有的不參與評獎,無法得到學術界認同,屬于“俏也不爭春,只把春來報”。“成名成家”這對孿生兄弟,在他那里只能二者取其一,只能“成家”,不能“成名”。

    這是吳慰祖的名利觀,也是他的榮譽觀。在吳老眼里,一個人參軍入伍,就是為國防事業做貢獻的,不是為了高官厚祿。國民革命時期,黃埔軍校有一幅對聯:“升官發財請走別路,貪生怕死莫入此門。”他經常引用告誡研究所里年輕的后輩:只要在部隊服役一天,級別待遇等問題就一直存在。既然選擇了奉獻的職業,就不要過多糾結于個人得失。

    吳老的一生,經歷多次體制編制調整,數易崗位,從來寵辱不驚。那年他當上了副所長,“屁股還沒有坐熱”,就趕上幾個單位合并。他被組織申報為研究所政委,最后時刻因為精簡機構、編制調整,研究所不設政委崗位,又被撤了下來。吳慰祖心里沒有掀起什么波瀾,相反覺得很釋然,因為他可以在他鐘愛的“研究員”崗位上,一直心無旁騖地干下去,繼續收獲那種令他癡迷的“偷著樂”的幸福。

    一生精研,只為報國;不忘初心,方得始終。如今的吳慰祖,正在經歷又一場軍隊改革,盡管被列入“編余”,盡管可以在院士的功勞簿上頤養天年,仍他堅持奮戰在工作第一線。吳老告訴記者,他現在每天都來上班,有時一個月要出差三四次,因為手上還有三個項目沒完成,都是新領域、新技術、新材料。

    86歲的吳慰祖,還和他年輕時一樣風風火火、馬不停蹄。

    2018年5月28日,中國科學院第十九次院士大會、中國工程院第十四次院士大會在人民大會堂隆重開幕,吳慰祖現場聆聽了習主席重要講話。

    習主席強調,中國要強盛、要復興,就一定要大力發展科學技術,努力成為世界主要科學中心和創新高地,要求我國廣大科技工作者把握大勢、搶占先機,直面問題、迎難而上,瞄準世界科技前沿,引領科技發展方向,肩負起歷史賦予的重任,勇做新時代科技創新的排頭兵,努力建設世界科技強國。

    “形勢逼人,挑戰逼人,使命逼人啊!”吳慰祖說,“只要我的腦子還能工作,我的腳步就不會停止。”

    ?

    頁面加載中,請稍后…
    0/0

    北京快3公交堵车吗
    <div id="dse8k"><tr id="dse8k"><object id="dse8k"></object></tr></div>
  • <sup id="dse8k"></sup>
    <dl id="dse8k"></dl>
  • <progress id="dse8k"><tr id="dse8k"></tr></progress>
    <div id="dse8k"><tr id="dse8k"><object id="dse8k"></object></tr></div>
  • <sup id="dse8k"></sup>
    <dl id="dse8k"></dl>
  • <progress id="dse8k"><tr id="dse8k"></tr></progress>
    排列三复式投注玩法 七星彩杀号定胆最准确 pk10绝密方法 什么是双色球合买 急速赛车开奖计划雪球 2001年香港码开奖记录 重庆百变王牌最新走势图 山东时时是什么意思 炸金花5张牌大小 gpk电子游戏技巧